重阳节到了,古代诗人们都在忙什么?
2018-10-17 09:37:17   来源:博物馆|看展览

在传统节日氛围渐淡的今天,或许已经有人忘了,今天是重阳节。

但在古代,这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节日,从流传下来的无数诗词中,我们都可以找寻到重阳节的踪迹。

岁月匆匆过了千年,千年前的诗人们,在这一天,又在忙些什么呢?

骑射、围猎

这是唐朝初年的一个重阳节,阳光正好,风有些大。皇帝照例给大臣们开射箭party。箭场上,大家各显身手,箭羽声、喝彩声不绝于耳,好不热闹

现在轮到不善射箭的宋国公萧瑀上场了,只见他勉强拉了弓,连射十箭,全都完美地避开了靶子,与大地亲密接触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我们的大书法家欧阳询当场吟诗嘲笑萧瑀:

急风吹缓箭,弱手驭强弓。

欲高反覆下,应西还更东。

十回俱着地,两手并擎空。

借问谁为此,乃应是宋公。

——欧阳询《嘲萧瑀射》

重阳节到了,古代诗人们都在忙什么?

唐 欧阳询行书张翰帖 故宫博物院藏

这首诗笑翻了一群围观的吃瓜群众,没想到欧阳询是这样一个毒舌boy。料想萧瑀此时可能已经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辈都给问候了个遍。

萧瑀是谁?他太爷爷是昭明太子萧统,他爹是梁萧明帝,他姐是隋朝萧皇后,他儿子还是唐太宗女婿,妥妥的皇室子孙加帝王亲家。他本人还曾数次担任唐朝宰相,并且是大唐“凌烟阁二十四功臣”之一。不得不说,欧阳询损起人来胆够肥。

重阳节到了,古代诗人们都在忙什么?

萧瑀画像

说起骑射,早在南北朝时,就是受帝王们喜爱的一项重阳活动。陈后主还为此写过一首诗:

晴朝丽早霜,秋景照堂皇。

干惨风威切,荷雕池望荒。

楼高看雁下,叶散觉山凉。

歇雾含空翠,新花湿露黄。

飞禽接旆影,度日转铍光。

连翻北幽绮,驰射西园傍。

勒移码瑙色,鞭起珊瑚扬。

已同过隙远,更异良弓藏。

且观千里汗,仍瞻百步杨。

非为从逸赏,方追塞外羌。

——《五言同管记陆瑜九日观马射诗》

后人评价他的诗为“律诗之源”、“时合唐规”,为即将登台的大唐盛音増添了华丽的音节。

只是这爱诗、爱酒、爱音乐的风流才子错生了帝王之家,终归没能逃过亡国之命。

后来唐宋之后,骑射、围猎也一直是重阳节的一项特色活动。

登高

上古时候,人们秋季上山射猎,储备食物过冬,后来就慢慢演变成登高的习俗。同时,登高也是辟邪的一种方式。

《周易》认为奇数为阳数,偶数为阴数。阴阳调和最好,如果两个阳数相遇,便会相克,从而生发灾难。所以一月一日,三月三日,五月五日,七月七日,九月九日都是灾难日。人们在这些日子里所做的许多事情都是为了辟邪。

于是就有了元日放爆竹驱鬼、上巳节去水边洗衣以祓除不祥、端午节悬蒲艾、饮雄黄酒,乞巧节抓药、做香囊,重阳节登高、插茱萸、饮菊花酒来辟邪驱魔的传统。

并且,九月九日前后,大火星隐没,预示寒冬即将来临,人们登高也是希望能追瞻大火星的踪影。

重阳节到了,古代诗人们都在忙什么?

清 罗聘 邓石如登岱图轴(局部) 故宫博物院藏

公元845年的重阳节,杜牧与友人提酒上山,借登高来排遣政治愁绪。说着纵然人生短促,终有归去的一天,也不必像齐景公那样坠泪悲叹。不如喝酒簪菊,笑对尘世。

江涵秋影雁初飞,与客携壶上翠微。

尘世难逢开口笑,菊花须插满头归。

但将酩酊酬佳节,不用登临恨落晖。

古往今来只如此,牛山何必独沾衣。

——杜牧《九日齐山登高》

两百多年后,九月九日,黄州,东坡和自己的粉丝——黄州知州徐君猷,登高喝酒,想起了杜牧的这首诗,便加以隐括:

与客携壶上翠微,江涵秋影雁初飞,尘世难逢开口笑,年少,菊花须插满头归。

酩酊但酬佳节了,云峤,登临不用怨斜晖。古往今来谁不老,多少,牛山何必更沾衣。

——苏轼《定风波·重阳》

此时的东坡已被贬黄州一年,与当年的杜牧一样,同是四十多岁,谪居外乡,心境相似。

此后,他在黄州又过了两个重阳,并自言:“余谪居黄州,三见重九,每岁与太守徐君猷会于栖霞楼。”作有“万事到头都是梦,休休,明日黄花蝶也愁。”以及“今日凄凉南浦”之句,可见仍是自我宽慰。

后来朱熹也隐括了杜牧的这首重阳诗:

江水浸云影,鸿雁欲南飞。携壶结客何处?空翠渺烟霏。尘世难逢一笑,况有紫萸黄菊,堪插满头归。风景今朝是,身世昔人非。

酬佳节,须酩酊,莫相违。人生如寄,何事辛苦怨斜晖。无尽今来古往,多少春花秋月,那更有危机。与问牛山客,何必独沾衣。

——朱熹《水调歌头·隐括杜牧之齐山诗》

如果说杜牧和东坡作旷达语以自宽,那么朱熹的这首词则更加乐观积极,多了作为思想家所具备的哲理意味。

过去的就让它过去,眼前的美景才是实实在在的。自古而来的春花秋月会一直存在下去,人生有限,宇宙无极,哪有什么危机呢?

正如年逾六十的陶渊明在面对生死这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时,做出的诠释:

纵浪大化中,不喜亦不惧。

应尽便须尽,无复独多虑。

放浪大化之中,生死无所喜惧,听任自然。

重阳节到了,古代诗人们都在忙什么?


明 王仲玉 陶渊明像轴(局部) 故宫博物院藏

喝菊花酒

已经是暮秋时节,风露相摧,草木凋零。秋日清澄之气也已涤荡尽夏日湿浊之气。深远的天空中,哀切的蝉声已乘风而去,成群的大雁在云霄间嘶鸣。

你看这世间万物,都随着时间推移变迁,循环往复。可是人生一世,却没有归期,怎么能不忧愁呢?古往今来,人皆有死,想到这儿,58岁的陶渊明不禁满心焦虑。

不开心,那就喝酒吧!浊酒也罢,自娱自乐。千载之外,且乐今朝。

靡靡秋已夕,凄凄风露交。

蔓草不复荣,园木空自凋。

清气澄余滓,杳然天界高。

哀蝉无留响,丛雁鸣云霄。

万化相寻绎,人生岂不劳?

从古皆有没,念之中心焦。

何以称我情?浊酒且自陶。

千载非所知,聊以永今朝。

——陶渊明《己酉岁九月九日》

又过了十年左右,还是重阳,依旧闲居。不同的是,这次没有酒。不做官了,种田吧,却是“草盛豆苗稀”,自然时不时地就缺酒了。这日天清气爽,陶公坐在宅边菊花丛里,采了一把菊花,人花两相对,坐了许久。

重阳节到了,古代诗人们都在忙什么?

清 石涛 陶渊明诗意图册(第二开) 故宫博物院藏

百无聊赖之际,忽见一袭白衣渐渐由远及近,手里提着酒壶,称是江州刺史王弘派他来送酒。听说是那个一直给自己送酒送米的王弘,陶公也不多说。有酒了,那还等什么?开怀痛饮,尽醉而归。

自此之后,“白衣送酒”不知艳羡了多少人。

香气徒盈把,无人送酒来。

——王绩《九月九日》

强欲登高去,无人送酒来。

——岑参《行军九日思长安故园》

不见白衣来送酒,但令黄菊自开花。

——皇甫冉《重阳日酬李观》

衰柳寒蝉一片愁,谁肯教白衣送酒?

——卢挚《沉醉东风·重九》

……

菊花清热解毒,据《御香缥缈录》记载,慈禧尤其喜欢涮菊花火锅,先放生鱼片、生鸡片,再撒入菊花瓣一起煮,甘美异常。

菊花酿酒则能养肝明目、延年益寿。汉代《西京杂记》记载了菊花酒的酿法:“菊花舒时,并采茎叶,杂黍米酿之。至来年九月九日始熟,就饮焉,故谓之菊花酒。”

人生苦短而愿望常多,所以人人都希望长生不老。重阳日依时而来,曹丕在给钟繇的信里说:“九为阳数,而日月并应,俗嘉其名,以为宜于长久。”而酒能忘忧,菊能延寿。重阳一杯菊花酒,自是人间乐事。

陶公:“酒中有深味”,即使穷到重阳日无酒可饮,我也依然很开心,即使忍饥受冻,我也没有违背自己的本心,谁说久隐田园就注定一事无成呢?

余闲居,爱重九之名。

秋菊盈园,而持醪靡由,空服九华,寄怀于言。

世短意常多,斯人乐久生。

日月依辰至,举俗爱其名。

露凄暄风息,气澈天象明。

往燕无遗影,来雁有余声。

酒能祛百虑,菊解制颓龄。

如何蓬庐士,空视时运倾!

尘爵耻虚罍,寒华徒自荣。

敛襟独闲谣,缅焉起深情。

栖迟固多娱,淹留岂无成。

——陶渊明《九日闲居》

“辟邪翁”与“延寿客”

九是阳数之极,两阳相克,九月九日自然是极凶险的日子。

辟恶茱萸囊,延年菊花酒。

——郭元震《子夜四时歌六首·秋歌二首》

“今世人以菊花、茱萸,浮于酒饮之,盖茱萸为‘辟邪翁’,菊花为‘延寿客’,故假此两物服之,以消阳九之厄……”

——吴自牧 《梦粱录·九月》

茱萸和菊花都是应季的辟邪之物。茱萸香味浓厚,能驱虫去湿、逐风邪,还能消积食,治寒热。菊花能疏散风热、清肝明目,可治头痛咳嗽、风热感冒。

佩戴、簪插茱萸和菊花是重阳节的另一流行项目。

重阳节到了,古代诗人们都在忙什么?


清乾隆 仿朱漆菊瓣式盘 故宫博物院藏

十七岁的王维重阳节还在异乡漂泊,一句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不知道出了多少异乡人的愁思。遥想兄弟们登高望远、遍插茱萸的时候,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,他们肯定会很失落。

这是古诗中常用的梗(对写法),不说自己想别人,非得说是人家在想自己。

比如白乐天,冬至夜里抱膝独坐,只有孤灯与影子作伴,然后就开始臆想家里人现在肯定在想自己:“想得家中夜深坐,还应说着远行人”。

再如老杜《月夜》中的“今夜鄜州月,闺中只独看”一句,便是想着:老婆现在一定在望着月亮思念我。

“今俗惟妇女簪花,古人则无有不簪花者。”

——赵翼《陔馀丛考·簪花》

想象一下,重阳节时,人人头发里插上金灿灿的茱萸花和菊花,再配上朱红的茱萸果,该是多么明亮鲜活的画面!

明年此会知谁健?醉把茱萸仔细看。

——杜甫《九日蓝田崔氏庄》

不堪今日望乡意,强插茱萸随众人。

——杨衡《九日》

兰佩紫,菊簪黄,殷勤理旧狂。

——晏几道《阮郎归》

不光自己簪戴,还要送人,比如孟浩然在某个重阳节,便突然想到:“茱萸正可佩,折取寄情亲。”

重阳糕

某年的重阳节,宋祁和朋友们约好了喝酒吃糕,却不想起早的他不仅被冻成狗,早霜还把他的厚袍子都给打湿了。

他想起当年刘禹锡因为“五经”中没有“糕”字,不敢用在重阳诗里,忍不住嘲笑道:真是对不起老白给的“诗豪”的名头。

飚馆轻霜拂曙袍,糗餈花饮斗分曹。

刘郎不敢题糕字,虚负诗家一代豪。

——宋祁《九日食糕》

这个梗到了清代还在被嘲笑:

自笑吾家传嗜蟹,敢言诗句朴题糕。

——钱谦益《重阳次日徐二尔从馈糕蟹》

地僻向来无古迹,兹游或可续题糕。

——赵翼《九日陶然亭同人小集》

“九月九日,佩茱萸,食蓬饵,饮菊花酒,令人长寿。”

——《西京杂记》

蓬饵是个啥?据说是重阳糕的原型。“糕”谐音“高”,寓意步步高升。《东京梦华录》:“都人重九前一二日,各以粉面蒸糕,更相馈送,上插剪彩小旗,掺订果实,如石榴籽、栗黄、银杏、松子肉之类。”品种可以说是很多了。

重阳节到了,古代诗人们都在忙什么?


现代的重阳糕

重阳节喝酒吃糕的还有白居易(移座就菊丛,糕酒前罗列)、崔鶠(归去乞钱烦里舍,买糕沽酒作重阳)等等,可谓热闹。

骑射、登高、喝酒、簪花、吃糕,也许重阳这天,大家都做着这些同样的事情,但是人生际遇或逆或顺,心情或悲或喜,就不尽相同了。

还是喜欢顾随先生的这句话:“以无生之觉悟为有生之事业,以悲观之心情过乐观之生活。”


联系电话:0433-2518770  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吉林省奇幻城国际娱乐光明街89号 邮编:133000

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